首页 > 专栏 > 正文

时间:2019-11-25 16:02

来源:《能源》杂志

作者:薛涛

在资本热潮的推动下,危废行业的火热受人瞩目,并购价格直线上扬,龙头公司业绩扩张迅速,业内对这个领域火爆之余所积聚的风险也不乏担忧。

2018年以来,环保行业的火热势头因PPP龙头的东方园林的发债失败急转而下,整个上市板块估值中枢迅速下移,根本原因是水环境和园林类的工程类PPP模式的不成熟;固废领域虽然还未出现普遍性的重大波折。

但近期财政部对补贴的答复结合近几年愈演愈烈的低价竞争,也让人对垃圾焚烧市场不无担心。而对于同为重资产布局重地的危废领域还能火多久,依然需要从分析其与上述两个市场的不同点入手。

image.png

一、危废行业不属于公共服务领域,不具备前两个领域的行政垄断性特征

随着环境保护部对危废行业的政策的不断调整,是这个细分领域从公共服务转向商业领域的一个过程。

2008年,危废价格机制从行政事业型收费转向经营服务型收费,是市场化转变的第一阶段,而2015年,为根本性的缓解危废处置供不应求的矛盾,环境保护部下放审批权到各省,以及实质上在市场准入总量上的不断放宽,使危废处置不再具备实施a类政府监管类特许经营的基础(或者说由于已经不属于公共服务领域,则不在PPP所覆盖的范围)—绝对或相对的行政垄断性。

因此,作为向污染者直接取费,又不受政府授予垄断保护的危废行业,与水务固废领域不同的是要由投资企业自身来面对来自充分市场竞争的价格风险、需求风险和竞争风险,甚至包括同样要面对日益趋严的环保监管风险,却不存在水务固废领域中与地方政府协商分担的可能。

二、不同于其他领域,危废行业对比西方发达国家的国情差别巨大

对比国际市场(以美国为例),我们的危废领域也不同于水务、固废等市政领域。上述领域西方发达国家有早于我们50年甚至百年的历史,有很多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在市政环保领域要应对的局面也是共性多差异小,我们很多排放标准和管理制度的借鉴也相对容易。而在危废领域却不相同:

一来时间差距并不久远:以美国为例,也只是比我们早二三十年起步,西方发达国家的管理政策之间差异也很大而且在完善之中。

而我国的危废行业的发展也只有20多年的历史:从1993年前的深圳危化品库爆炸为激发起步的事件,2003年的非典事件带来了医疗废弃物处置领域的发展,而整个危废行业的高速发展则在本文所述的十三五期间的“两高司法解释”和都需要有更针对性的对策。

4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4人参与 | 0条评论